Top
首页 > 安康特快 > 作文 > 正文

汉水流韵| 凤凰山的云海

作文 华商网-华商报 2018-07-23 07:19:09
[摘要]总以为远方才是风景,眼前只有生活,没想到,这次和“安康人周末读书会”三十余人去大东山采风,有幸领略了凤凰山的云海奇观。

  总以为远方才是风景,眼前只有生活,没想到,这次和“安康人周末读书会”三十余人去大东山采风,有幸领略了凤凰山的云海奇观。

a2acc097512b6fbcd64800510b7760bb.jpg

  车子顺着恒紫公路使劲地往凤凰山顶爬。这里山高路陡,弯道多险。林木丛生、百草丰茂、科类繁多。虽值盛夏,山上却似仲秋,阵阵凉风从窗边掠过,倒叫人惬意无比。越往高处,景致越加旖旎。山间霭岚四起,流云绕林往来穿梭,置身其中,如临仙境。流动的云雾,有的浓如炊烟,从谷底袅袅升起;有的轻如丝绢,丝丝缕缕,似出浴仙女不小心滑落到人间的披帛,轻绕山峦。忽有流云被风吹散,霎时了无踪影;一朵絮花倏而被风带到了同伴身边,簇簇拥拥抱成一团。层嶂叠峦的群山,因了或浓或淡的云雾便多了几分缠绵、姿颜和柔媚。我想伸手握住,留下这大自然赐予的精灵,却什么也没抓住。

  这时,路边出现了一个醒目的标识牌,上面赫然映着几个大字:“安康电视转播台”。沿着标识牌,车子拐进了水泥铺就的大路。不知拐了几个弯,透过薄雾,遥遥可见一铁塔直插云霄,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电视转播塔了。一转眼,山巅上几处小楼如神话中的琼楼玉宇,在云雾中若隐若现。

  到了目的地,首先看见那座七十六米高的银色电视塔,像一位顶天立地的巨人,头顶蓝天、脚踏大地,气贯长虹,不禁蹦出“汉皇金茎云外直”的诗句来。两座小洋楼比肩而立。周遭干净整洁,视野开阔,空气清新怡人。穿梭在云雾缭绕的庭院,看流云从身边轻轻飘过,就有一种穿越的恍惚感,似乎我们就是天宫中的神仙,尘世中的一切俗世杂念都离我而去。

  曾来过这里的书友说:“那个圆门外就是观景台,在那儿观景特别好。”我顾不上去找先到的同伴,立即冲到观景台。“哇,云海!”我不禁脱口惊叫。天地一色,白雾茫茫,似波涛诡异的大海,波起峰涌,惊涛骇浪,卷起千堆雪。远处忽隐忽现的山尖,在茫茫云海中若岛、若屿、若坻,又似大海中行驶的点点帆船,绰影缈缈,蔚为壮观。真的是似海非海,非海似海。“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;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”不知曹公看到此景,又会发出怎样的感慨?

  后来再去凤凰山,有幸见到了云雾。那是雨过天晴,亲眼见着云雾如何一点一点地慢慢形成。起初一缕缕、一条条,轻如薄纱,渐渐变成一团团、一堆堆,浓如乳汁,点缀着凤凰山的沟壑山岭,朦朦胧胧,错落有致,不是仙境,却胜似仙境。

  后来,云雾越积越厚,将我们紧紧包裹,车子撵都撵不开。由于能见度太低,我们的车子像蜗牛样一步步往前挪,即使司机驾驶技术高超,我还是担心害怕,心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  没过多久,云雾渐渐淡了,太阳也出来了。红彤彤的夕阳透过乳白色的云层,霞光万道,色彩绮丽,铺满了西天,丝毫不逊于萧红笔下的火烧云。斑斓的色彩,让人怀疑当初女娲用五彩石补填的就是这个地方。剩下的蓬松柔软、连绵起伏、千变万化的白云,其他,什么也看不见,全都笼罩在云海之下。此情此景,我想起元稹《离思》的名句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原以为,除了巫山的云海,其他地方,不过尔尔。今见了凤凰山的云海才知,各有风情。

  其实,淡一点更好。太浓了,容易蒙蔽慧眼,看不清全貌,也失去了很多乐趣。太淡,无法渲染出这样的美景,只有浓淡相宜唯美。就像凤凰山的云雾,再到云海,不断地婉约轻快的柔姿,不管你到与没到,它都不会缺席。

  汉水流韵

  本栏目自开栏至今收到来稿甚多,其中不少是外省读者稿件,华商报安康记者站及编辑甚感欣喜,在此向关注本栏目的读者、作者表示感谢。因每期版面有限,部分投稿未在第一时间刊发,还请见谅。稿件会根据内容、题材、字数,酌情安排刊发,关于汉水和安康的相关作品优先考虑。希望读者踊跃投稿,来稿尽量控制在1500字以内,千字左右散文、诗歌最佳。

  投稿邮箱/737519117@qq.com 主持人/答小宾

编辑:刘李娜

相关热词搜索:汉水 流韵 凤凰山 云海

上一篇:汉水流韵| 琵琶岛赏荷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