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首页 > 安康特快 > 作文 > 正文

汉水流韵|陈俊东:坝河印象

作文 华商报 2017-10-30 08:09:41
[摘要]坝河,亦称灞河,古时候叫巴河,一个与“巴”有着密切联系的河流,发源于陕南大巴山屋脊化龙山。河流出八道,经广佛寺,穿过古城平利后,一路飞流到伏羲文化遗址的汉滨区坝河镇,在这里绕了个漂亮的U字型,留下一块百亩大的坝子后,经旬阳注入长江最大支流——汉江,从而完成了穿越大巴山的艰难历程。

  坝河,亦称灞河,古时候叫巴河,一个与“巴”有着密切联系的河流,发源于陕南大巴山屋脊化龙山。

  河流出八道,经广佛寺,穿过古城平利后,一路飞流到伏羲文化遗址的汉滨区坝河镇,在这里绕了个漂亮的U字型,留下一块百亩大的坝子后,经旬阳注入长江最大支流——汉江,从而完成了穿越大巴山的艰难历程。

7a285437b713b982ef17fd6a8f85965b.jpg

  坝河镇虽位于大巴山深处,是外界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乡镇,但它却因蕴藏着“巴人”鲜为人知的悠久、神秘历史而著名。

  坝河从发源就与川陕盐大道扭搅在一起,盐背子在平利秋坪上船,过平利县城后沿河下到汉滨区坝河乡,最后渡汉江、入秦岭、去关中。此乃历史上的“巫巴蛮道”,是南蛮巴人运送食盐到关中的专道。

  巴人作为一个远古族系,曾有过自己的灿烂文化,但是考古界一直不认为巴人有记录和传达语言的书写符号。虽如此,却不时有佐证出现。

  据当地村民讲,2001年3月,考古工作者在坝河流域坝河乡境内古巴国2000多年前的祭祀坑发现的画像砖中,有两块砖上分别刻有目前尚不能释读的方块文字:一块砖上的铭文分别榜书于熊、骆、虎、蛇4种动物身上,共6个字;而另一块砖上的榜书铭文竟达12字之多,分两段书写,应是一个完整的句子。最典型的是在一件刃部锋利的石斧上镌刻了3个类似结绳符号,造型很奇特。还有一件为陶质半月形器物,正中刻日、月之状,“日”以阴阳点连成天体之形,周围环刻5种符号;器脊刻星座和文字符号。

  如今,在残留的盐道寻找中国上古“失落”的数千年历史,须依靠“神话传说”、遗存、遗址和文物作为重要的参考依据,曾有朋友对此结论提出过质疑,认为值得商榷。不管结果如何,都非常希望哪位大智慧者,能实事求是、客观公正地来揭开这段尘封已久神秘历史面纱的真伪。

  与坝河结下的深厚感情,是源于很小根本还没有到过坝河的时候。小时候常听母亲讲,外爷在坝河乡教书育人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,由于生活紧张,外爷只好把年幼的她带在身边,爷儿俩每月仅靠20多斤口粮度日。有年春节,实在揭不开锅,外爷就邀上几个学生家长,去山里打猎。外爷枪法好,击倒了一头野猪,就比别人多分得个猪头,全家人靠它过了一个丰盛的穷年。

  尽管那时候生活非常清苦,但外爷的书却教得非常好。他教过的那些学生陆续考出了深山,走上了工作岗位,这便成为外爷一生最为骄傲的资本。那年月,坝河的山山水水养育了外爷和我的母亲,坝河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。

  也许是我与坝河有着不解之缘。谁曾想,四十年余后,我又来到了外爷和母亲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坝河担任“乡官”。如今的坝河镇由原勇敢、坝河两乡合并而成,与旬阳、平利接壤毗邻,真可谓“一镇跨三县”。

  当年,穿乡而过的坝河上没有大桥,隔河渡水;全乡对外通讯仅靠一部讯号时断时续的老式电话机;全乡10余所学校校校危房;乡政府机关办公楼也是破烂不堪;对外交通运输完全仰仗张坝、平旬两条晴通雨阻的乡村公路……

  当时的乡政府所在地“庹家坝”,由于地处深山,这片坝子乃“白菜心”,是当地精华所在。坝子中间突兀部分叫鲤鱼山,背后的黄土梁据说是太子坟遗迹,但挖出的残砖断瓦却无法断定真假。对面最高处是与平利女娲山遥遥相对的伏羲山,兀立高耸,挺拔入云。两山相间坝河,相守相望。一河两岸星罗棋布地散聚着百余户人家。

  乡政府机关在坝子上部住户最密集的地方,自然成了集镇的中心。集镇虽不大,吃一袋烟就能跑个圈,但各色山货特产商贾门面齐全。镇上人口不多,一千多人,但个个生性淳朴、心地善良。在这儿购物、交易,你绝无短斤少两之忧。

  集镇街道分上下两条,沿河边那条叫老街。据说在旧社会非常繁华,因当时陆上交通不便,山货土产输出与日用百货商品输入完全依靠小木船,通过坝河水运维系。这儿是上平利通四川,下汉江达汉口的重要码头之一。后来,随着陆上交通慢慢发达,加上河流日渐萎缩,昔日繁华的水运码头也就逐步淡出,老街也就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。

  随着居民和商户纷纷从老街搬到公路沿线,天长日久,形成现在的新街。

  老街留下最让人回味和怀念的,当是那个较为罕见,历经百年风雨但仍保存完好的贞节牌坊,碑为大理石。其字遒劲有力,清晰可辨。

  近年来,当地政府一如既往地带领勤劳朴实的坝河人民通过艰辛努力,昔日的穷乡僻壤焕然一新。

  投资百余万元的坝河大桥,让昔日的天堑变通途;硬化后的集镇街道既宽敞又整齐;通讯的畅通,让坝河人民有了“顺风耳”;当地最漂亮的房子数学校,镇政府办公楼也修葺一新;“天晴硬似钢,下雨一泡汤”的乡村土路铺上了水泥面;宽敞便捷的交通,让昔日山民出售生猪时“人走路,猪坐轿;人在哭,猪在笑”的滑稽剧不再重演;桂花电站集镇库区移民社区建设初具规模;坝河漂流旅游产业、库区水产养殖业等开发远景可观。

  目前,随着全镇兴产业、建集镇,脱贫致富奔小康步伐的日益加快,经济社会已呈现出协调、快速发展的良好态势。

  前不久,我再次去了坝河镇。当晚,一位曾经熟悉的老人热情地款待了我。大块的腊肉、大杯的甜杆酒让我喝得酣畅淋漓。心中悄然涌出了一股喜悦,那分明是为自己曾经是个坝河人而自豪吧!

  汉水流韵

  本栏目自开栏至今收到来稿甚多,其中不少是外省读者稿件,华商报安康记者站及编辑甚感欣喜,在此向关注本栏目的读者、作者表示感谢。因每期版面有限,部分投稿未在第一时间刊发,还请见谅。稿件会根据内容、题材、字数,酌情安排刊发,关于汉水和安康的相关作品优先考虑。希望读者踊跃投稿,来稿尽量控制在1500字以内,千字左右散文、诗歌最佳。

  投稿邮箱737519117@qq.com

  主持人/答小宾


编辑:刘李娜

相关热词搜索:汉水 流韵

上一篇:汉水流韵|赵利辉:画手表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